金百利宫娱乐

首页 > 正文

回不去的村庄

www.outletbrandbags.com2019-08-19

  时间流逝,随着年龄的增长,感觉越来越不愿回那个从小生活的村庄。

  年轻时不觉得,每次回家都是很高兴的。熟悉的街道,熟悉的乡邻,还有那小时候的记忆。

  只是,再回去,渐渐地多了一些陌生的面孔,那是不知谁家的媳妇,还有的带着不认识的孩子。这样的面孔越来越多,熟悉的面孔越来越少。

  记忆中那些正当年纪的叔叔婶婶们,怎么一下子都老了呢?那天看见一位婶子独自坐在街口,脸上皱纹纵横,两眼浑浊。心里有些伤感,问起年龄,原来都八十多的人了。

  印象中健壮的叔叔都去世了。后来很少回家,都不记得看到他老的样子,怎么人都已不在了呢?

  到吃饭的时间了,她回家。背竟然弯到了90度,走路直不起来了。我不忍直视,心里凄然。我看到了时间的残忍。

  那些老街坊们都不敢细问。听说,哪个婶婶心脏病早没了。那个街口谁谁癌症没两年也没了,花了很多钱也没有延长多长时间。那个什么爷爷前几天没的...

  小时候,是不知道生死的。小时候的时光也是那么漫长。小时候看着大人也是不变的。只是一晃,多年已过,听到越来越多的死亡。成人的世界就是这样残酷,再也回不到童年的平静美好了。

  那些年,给一对双胞胎兄弟补课。他们当时才上小学一二年级的样子吧。父母都是本村的,三十来岁,把两个双胞胎儿子当宝贝。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庭。

  后来,孩子上初中了。听说那个父亲出轨了,和妻子的弟妹搞到了一起。后来,离开了村子,不知去了哪里。妻子的弟妹也另嫁了。妈妈守着两个孩子在家过日子。

  两个孩子也早早不上学了。有次回家看到那个妈妈,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和我热情地说话。只是,她旁边没有那个男人了。我只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。可是,那个伤疤是那么清楚地存在着,她走到哪,跟到哪,一生也甩不掉。

  她弟弟家一个儿子,我见过一次。十几岁的少年,夏天,光着上身,身上很脏。爸爸不在家,一直和爷爷奶奶生活。我让他写爸爸的电话,他说记不住。他爷爷过来写给了我。

  这个少年,高高的个子,却有点佝偻。双眼皮,大眼睛,却没有一点精神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