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百利宫娱乐

首页 > 正文

《北国边境,千里秋骑》(九)| 世间自有真性情,自然伴尔天地行

www.outletbrandbags.com2019-08-18
断掉了。

  

断掉的情况实在太少了。

  山巍依然不解:“我说怎么刚才蹬不上力气呢!”

  “我曾经想过带截链器,后来觉得用上的机会太小,就没带。”彦臣也悔不当初,“这可不好办了,这地方能有修自行车的吗?”

  山巍听了彦臣的话,稍作冷静,便更觉得手足无措了,心里也只剩下一个声音:这下麻烦了,麻烦了……

  

  他们转身向超市老板打听了一下村子里可以修车子的地方,老板也很无奈,说村子里只有一个修摩托车的。四个人便根据指示推着自行车穿过安静的主街道,在路的尽头才找到了这个围着矮墙的维修铺。

  所谓维修铺,不过是自己家的前院,园子里堆满了各种铁家伙和废旧的摩托车,只是不见任何自行车的踪影,他们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轻轻地扣门:“有人在吗?”

  

  过了一会儿,修车师傅推门出来看到几位不速之客,面露诧异之色,他定了定神,很快恢复了淡然的神情,没有说话只是等着。

,连忙说明了想要修车的来意。这时,从屋里又走出来一个约莫两周岁左右的小儿子,见到陌生人显得有些害羞。

,说:“这个我没修过……”

  “能试试吗?”他们抱着唯一的希望,不想放弃。

  

,转身走向自己的操作间,小儿子也赶紧跟着跑了过去。

  他们几个也赶紧上去帮忙,取来各种型号的钳子扳手,在地上摊开一地。师傅低头认真地忙了起来,一会儿就弄了一手的油污。

  小儿子对于家里来了新客人这事显然很开心,一边围着爸爸打转玩儿,一边胡乱地往爸爸手里塞个扳手递个钳子,还时不时地冲几位“客人”发笑。

  

  几个人方才的忐忑之情,似乎一下子就被眼前这一幕化解了,彦臣松开了紧锁的眉头,也冲着孩子笑笑。

就被神奇地接好了,似乎只用一把钳子就搞定了:“只能这样了,试试吧!”

  “师傅,您看……多少钱?”

  师傅举起沾满油污的手,摆了摆手,憨笑着说:“小事儿,不用!”

  山巍此时自觉幸运无比,也接着说道:“您这帮了我们大忙了,怎么能不用呢。”

  “是啊,是啊,收下吧……”文武也笑着说。

  不过,他们最终还是没有能说服师傅。彦臣实在过意不去,便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一块巧克力递给了小儿子,又对师傅连声感谢。

  在父子两人的目送下,四个人重新骑上自行车离开了。

  

  直到这个时候,他们才停下来好好看看贝尔苏木小镇。

  这是一个位于呼伦贝尔草原深处的边境小镇,由政府规划而建起来的砖瓦房整整齐齐的排列着,方圆不过两公里大小。因为人口稀少,商业不兴,也不见什么车辆,整个小镇显得很安静。

  

  此时,日出时稀疏的云层又变厚了一些,彻底遮住了初升的太阳,只留下微弱柔和的光线。

  西风渐起,空气中似乎弥漫着的都是干枯草梗的气息。阴云虽然很厚却不压抑,空气刚好很舒畅,一派秋高气爽的感觉。

  

  骑出镇子的时候,他们回望了一眼这里,贝尔苏木小镇在阴云中更显静谧了,但是除了这段美好的回忆和几张照片之外,他们什么也带不走。

  彦臣竟然有些留恋,在想着: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回到这里。

  不过,话又说回来。在记忆里那些美好的存在,大多都没有必要回来验证,毕竟最美的都是在想象中的。

  

  当小镇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,他们就一头扎进了草原深处。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乡镇公路上,甚至连昨天还陪伴着它们的电线杆都不见了,总是骑很久才有一辆车路过,他们四个骑行的身影此时反倒显得很异类。

  虽然人少,但是他们似乎并不孤独。

  

  

  

  成群的牛羊在不远处悠然地吃着草,彦臣想起来一句小诗:

  有一头牛在吃草,

  有一匹马在吃草,

  有一只羊在看花……

  还有些牛羊距离比较远,在视野里映衬着远山,不过是一个个小小的黑点儿,似乎就在那个若隐若现的远山山脚下,同样怡然自得。

  山,在这里可是稀罕景色。

  有时候会有一只老鹰盘旋而至,

  

  

  和他们同行一段。风是骑行者的大敌,却是它的朋友,好像是在跟人类炫耀它的翅膀一样。

  更常见的是,茫茫草原的深处偶尔会兀然地出现一座房子,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,每一个房子都不大,每一个房子都很孤独。

  孤独,在远看的时候总是美好的,但一想到落在自己身上时,恐怕就未必了。

  

  不过,陪伴他们最多的东西,恐怕还是草原上的老鼠。其实自从昨天逐渐深入草原腹地,就总是可以听到刺耳的吱吱声,当时还不明所以。

  直到今天,方才看到有老鼠在地洞之间蹿来蹿去,这才明白那不绝于耳的叫声,竟是老鼠发出来的。

  

  

  如果走进草原的话,就一定会注意到在草皮上纵横遍野的鼠道和星罗棋布的洞口土堆,简直是一个如同迷宫一般的庞大交通网络。

  因为人类活动的影响,老鼠的天敌逐渐消失,鼠害则愈发严重,草原退化的同时,土地沙化就进一步加剧了,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导致草原生态正在逐渐失衡。

  

  

  那么接下来,还会产生什么进一步的连锁反应呢?

  他们不得而知,他们也不过是些过客。只是对于他们来说,一路上都有这些嘈杂刺耳的家伙作伴,并不怎么招人喜欢。

  

县级公路时而笔直矫健,时而曲折优美,看得人心旷神怡。

  只是草原上的西风越来越大,随着行进方向的变化,风向也总是随之改变。

  

  

  侧逆风虽然让他们苦不堪言,但是那耳边怒吼着的狂风却像是冲锋的号角,他们继续一路向北。

  风力强劲,把天上的阴云都吹成了一个大口袋的形状,然后便从北向南逐渐吹散,直到阳光重新洒满草原,气温也开始暖和起来。

  

  在阳光下,人也变得舒坦了,大草原的美丽馈赠依然没有结束。

  他们又经过一块湿地,不知名的红色草丛在滩涂上连成一片一片的,漂亮极了,像是某个天神落在草原上的红地毯。

  

  

  随着时间临近中午,风力越来越强。草场上牧民们收割后剩下的细碎草料,被风不断搜刮起来,越过栅栏,横穿马路,越过骑行者的眉梢。

  如同过江之鲫,草原茫茫,数不胜数,又如同冲锋陷阵的千军万马,义勇重逢,不惧陷阵。

  

  

  

  横穿过马路的草料,有的聚集在路基下面的角落中,有的则顺着风向继续飞奔而去。

  相比目的明确的骑行者来说,这些随风飘扬的草料,完全不知道他们最终的归宿,只是飘荡,不断地飘荡,好像飘到哪里,哪里就是他们的家一样。

  谁能说,这一颗草料的状态,不是人类所谓的大自在呢?

  

  

  P.S.

  望月尘?| Yann:

  有时胡言曾经,有时乱语现在

  千万不要信我,有思考就好

达到当天最大量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